Menu

便停止在空中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06/05 Click:191
“师姐,等我一下!”田留功看着身后跟随他很久的那头会飞的怪兽,无奈的朝着前方的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喊道。他已经看出哪个家伙有些筋疲力尽了,但是却依旧不肯放弃,努力的追赶着田留功三人。如果再这么下去,它肯定会被累死,田留功有些不忍心,想问问两个师姐有什么主意。“什么事情?”雏凤仙子看还没有飞离这片广袤的林地,便停止在空中,扭转身体问道。她此刻也已经看到哪个怪兽了,它赶上了田留功,正在大口的喘着粗气。可是哪个家伙见到追上了田留功等人,竟然显得异常的兴奋,围绕着田留功高兴的窜跳个不停,还不时的伸出自己的舌头亲昵的舔着田留功的手,在他的身体上蹭来蹭去。雏凤仙子看着田留功的苦笑,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也不禁为之眉头一皱。翠微仙子见状也回过头来,朝着田留功大笑不止,稍微能够缓过气来之后便说道:“田留功,你还真是能讨这些动物开心,上次已经收了一条玉叽,现在又有这么大的家伙跟着,这次你总不能将它也塞进自己的口袋里面吧?这样下去的话,等到我们回到腾龙帝国岚纹城,你都可以开个动物园了!”“你快点回去吧!别跟着我了,这么大的个家伙,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养活你啊!再说了,看看两个师姐都埋怨我了,你还是别再跟着我。”田留功抚摸着怪兽的脑袋说道,而那头怪兽听了田留功的话,眼睛中竟然流出几滴泪水。“看,它在流泪,怎办?”田留再次功束手无策的问道。“唉,好吧,那么就让它跟着我们好了,等到收拾了格蚜怪兽,回去的时候可就不能再带着它了,否则会给外面的世界带来恐慌。你总不能整体被人围着当怪物一样看吧?如果要是我的话,长痛不如断痛,现在就把它弄走!”雏凤仙子盯着田留功看,将这个难办的问题又抛回给了他。田留功摇摇头,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起来,缓缓说道:“我要带上它!”说完之后长长的舒了口气,突然又咧嘴一笑道:“嗯,这个家伙在这里会为我们帮到不少忙呢,师姐你不是说它有灵敏的嗅觉和预知威胁的能力吗?为什么不让它带着我们去找格蚜怪兽呢!它一定能行的,它应该比我们对这里要熟悉的多吧?”雏凤仙子啼笑皆非,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呀!不过他的主意倒是可以试试,于是便说道:“可以试试,你让它带着我们走吧!哦,对了,它叫什么名字。我们连这种怪兽的名字都不知道,还有,它已经很累了,给它几颗壮阳丹吧,能恢复它的体力。”田留功依言将口袋里面的灵丹妙药统统都掏了出来,捡出其中几颗能够快速恢复体力的药丸抛到了那头怪兽的嘴里。然后田留功问道:“你有名字吧?叫什么?”怪兽低吼几声,田留功难为情的转身对着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说道:“它说它还没有名字,不知道自己是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伙伴!它生来就只有一个,真是奇怪,它一个是怎么生出来的,难道不成还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?”雏凤仙子白了他一眼,然后沉吟片刻之后说道:“那么我们就叫它无名好了,反正它本来就没有名字!”她的话刚刚说完,那头怪兽竟然好像听懂一样,猛然扑到了她的身边,着实吓了在场三人一跳,可是它却亲昵的用舌头舔着雏凤仙子的脸庞,好像很高兴似的。“这个家伙,怎么这么大胆,还不快点走开!谁对你好你就粘着水啊!对了,你以后就是无名了,我们喊无名的时候,你可得记住这是你的名字。”田留功笑的合不拢嘴,看它和雏凤仙子那么密切的在一起戏耍,都有点妒忌了。“好了,无名别闹了,快点带着我们去找格蚜吧!”雏凤仙子抛开了许久来的忧虑,竟然也“咯咯”笑着说道,同时用手抚摸着无名的头,然后努力将它推开。无名听了雏凤仙子的话,猛的点头,然后欢蹦乱跳的就朝着树林外面飞去,雏凤仙子对着翠微仙子和田留功说道:“它真的很听话,我们跟过去看看,田留功说的没有错,这个家伙对这里的环境应该非常熟悉!这下我们更是会有希望早早获得格蚜的眼睛,离开这个地方。”三人和无名一前一后,继续向着前方飞去,无名非常买力,丝毫不觉得疲倦似的,在林木的枝头飞窜,有时候会在空中先飞翔一段距离。虽然它的速度没有御剑飞行的田留功几个人快,可是因为对熟悉环境,所以在它的带领下,三个人很快就出来茂密的森林中。他们很快到了一座大山的面前,无名却在哪里停止不前,对着黝黑的山峰发出低声的吼叫,好像哪个山里面有什么东西似的。雏凤仙子带着两个人也赶到了无名的身侧,站在它的身边向着群山中望去,却看不到什么东西。“无名,怎么不走了?”雏凤仙子开口问道。“它好像遇到什么问题了,这座山里应该隐藏着危险,看它的样子似乎绕不过去,我问问它在做决定吧!”田留功看着无名跳来跳去,对着前面的山地举步不前,于是说道。“无名,哪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?”田留功朝着无名问道。无名转身对着田留功吼叫一番,不时的发出咆哮之声,田留功耐心的分辨着它所发出的声音的含义,还有从它的眼神以及动作中得到了证实。当无名演示了一番后,田留功便点点头说道:“好的,我知道了,你先不要着急,让我和两个师姐商量一番再作决定吧!”田留功说着,扭脸对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解释道:“无名说这座山脉无法穿越,因为里面居住着一种专门吸血的蝙蝠,它们飞的很高很快,而且数量巨大,每一群都有上亿只,就算再厉害的人物也不敢靠近它们居住的地方!而且这座山脉连绵纵横,没有其他通道可以过去。”雏凤仙子听完皱着眉头,翠微仙子也思考一番后说道:“要不我们三个就用土遁术过去,在地下的话它们应该无法袭击我们吧?不过到时候无名就只能留在这里了,它没有办法跟着我们过去了。”田留功看看无名,它似乎也明白了一切,低着头发出浅浅的吼叫声音,田留功抱歉的说道:“无名,别担心,我们很快就回来!哪个格蚜怪兽,真的在这座大山的对面吗?”田留功再次问了一遍。无名又是几声吼叫,之后田留功直起身子后说道:“好吧!我们三个用土遁术过去,无名说这座大山的背后就是一片沼泽地,格蚜怪兽一般都在沼泽里面生活着。它们是一群没有思维的东西,只知道攻击,然后吃能够抓到的一切东西。”“这些在来之前我就已经有过一些资料了,虽然它们很凶残,但是只要出现的数量不是太多的话, 彩霸王心水资料我们三个人应该能够应付!对了,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不知道其他仙派会怎么样,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我们有无名引路, 黄大仙精选资料二四六他们走的应该比我们慢吧?”雏凤仙子说着,又摇摇头,望了逶迤的山脉一眼,然后镇定的继续说道:“马上出发,我们不能在这里多耽搁时间了!”无名还想说什么,可是田留功看着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两个已经毅然利用土遁术遁走,怕她们两个遇到什么危险,连忙朝着无名挥挥手,也一头扎入了土层中,快速的在地下穿梭着,并且捕捉着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的方位,跟踪而去。田留功很快感觉出两个人露出地面,连忙也跟着跳了出去,回头一看却已经是将山甩在了后面,便又冲着前面看过去,果然又是一望无际的泥潭沼泽。这里的地形也真是有些奇怪,森林就是森林,山脉就是山脉,连沼泽地也连成一片。“大概就是这里了,格蚜肯定潜伏在泥潭里面,我们怎么引他们出来?”田留功问道。“当然是你去!它如果不出现的话,我们怎么能杀了它拿到它的眼睛,你先过去试探一下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反应。”翠微仙子说道,顺手已经将田留功推向了沼泽地。田留功连忙滑翔在泥潭之上,他可不想跌下去,万一这里深不可测,可就不好上来了!泥潭上面长着长长的冰草,光滑如同席子一样,田留功加力之后就像是滑旱冰一样,快速在上面滑翔着,不时还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,娴熟优美!翠微仙子狠得咬牙切齿,怒气冲冲的说道:“哪个笨蛋,让他去查看是不是泥潭里面隐藏着格蚜,他竟然自己玩起来!小心让格蚜出来将他一口吞下去,哼哼。”雏凤仙子轻笑一声,搂着她的脖子说道:“小心戒备!你是不是也想和他一样上去玩啊?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比起贪玩来,你怕是比他还要厉害。田留功是创新性比较厉害,出了他能想到这个方法,你过去的话会想到吗?师妹,是不是对他……”“什么嘛,他哪个呆子,我怎么会看上他!再说,他傻乎乎的,好像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!求求你别说啦,还是看看他发现什么没有。”翠微仙子羞涩的挠挠雏凤仙子,让雏凤仙子痒痒的连忙躲开,欢笑声音惊动了在泥潭上面滑翔的田留功,他奇怪的看着两个女人的行为,呢喃道:“在这里还玩的这么高兴?”他却忘记自己不是也借着出来在这里滑泥潭嘛,自己反倒埋怨起了别人,他心里不禁暗笑自己多事,正要转头滑回去的时候,心中突然又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,连忙纵身飞起!然后目光投向自己刚才滑过的哪片泥潭,想知道是什么让自己脊背在哪一瞬间飕飕发凉。“看,田留功在干什么?”翠微仙子也注意到田留功的反常举动,连忙停止了对雏凤仙子的骚扰,关切的举目望去。“可能是泥潭里面有东西,他正在查看,你做好准备随时出手帮他,免得他一个人孤身涉险陷入危机!”雏凤仙子连忙吩咐道。翠微仙子精神勃勃的答应了,然后便紧张的盯着前方田留功的动向,田留功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扭转了身体,可是下面泥潭还是和刚才一样波澜不兴,资料专区没有一点点反应!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多疑,不然为何警兆土生却没有出现。他疑惑的看着下面,寻着一番之后还是无所收获,便试验者轻轻落下去。不过他还是打起一万分的精神来,小心面对着可能突生的变化,然后降到了泥潭上面。“吁!”田留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还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情,他疑惑的看看泥潭之外的两个人,摇摇头摆摆手,做了一个不知所措的样子。岸上的两个女孩也是莫名其妙,翠微仙子当即便开口说道:“田留功,怎么回事?你别一惊一诈的好不好,让我们白白准备。没有发现的话就先行回来吧,我们再商量一下如何进行下一步。”田留功点点头,就缓缓朝着两个女孩走过去,正要开口说话,突然脚底发生了强烈的震动,田留功不解的看着下面,却见泥土混杂着水草正在“咕咕嘟嘟”往上冒!他惊诧至于同时也已经脚下用力直冲向了天空中,头脑中还是一片空白,不知道该如何应付。最为主要的是现在还不清楚下面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东西,你如何去防御或者进攻?田留功在等待,他等待的结果便是冲天而起的泥丸,也跟着他飞起的路径朝着他袭击过来,田留功只能躲避,泥和水混和的东西,能拿什么东西挡住?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也看出了危机,眼睛盯着泥潭下面看去,没有过多久,就见一头黑糊糊的东西浮起来,细长的脖子,小小的脑袋,下面却是一个硕大的身体,他的身体有十几层楼房那么庞大,可是脖子却细的如同一个正常人的手臂一样,脑袋也不是特别的大,只有篮球那么大小。脖子足有四五十米的样子,简直就是一条蛇类!“是格蚜!师妹,快点动手帮助田留功。”雏凤仙子见了它之后,喜行于色,连忙出言招呼翠微仙子道。“哦,知道了!”话音还没有落下,她就已经跟着田留功的方向而去,挺剑刺向了那头格蚜怪兽的小脑袋。飞剑疾驰而去,同样也引起了格蚜怪兽的注意,只见它调转脑袋冲着雏凤仙子看了一眼,之后从它的脖子上面突现数十个圆形的地方,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。这些东西从它的肚子里面出来,顺着长长的脖子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到达它的口中,接着喷发出来!竟然是有脸盆大小的泥土圆球从它的口中喷出来,高速旋转的泥球带着强烈的风声朝着手执飞剑而行的翠微仙子,翠微仙子自持飞剑无坚不摧,于是没有停留便冲了过去,两者相撞的结果是泥球被击散,四处飞落,可是翠微仙子的剑势也受到了影响,速度变慢了一丁点。当它穿过了哪个泥球之后,大为兴奋,心想这个格蚜也不过如此嘛!于是挺剑继续向前飞去,想一举刺穿它的脑袋,谁知道她刚刚突破一个泥球,后面紧跟着又是一个和前面大小一摸一样的疾驰而来!已经无法停止的翠微仙子只能硬着头皮再次突破,已经震的她手腕发麻,这个格蚜吐出来的泥球威力异常大,外表看起来是个泥水混合物,可是里面却坚硬非常,如同是个铁球一般,飞剑能够突破一个也就罢了,可是却接着又是一个,她的剑还能有那么大的力量继续飞行吗?可是最为糟糕的还不是这个,这两个翠微仙子勉强支撑过去之后,发觉眼前又出现一个,她不禁开始犹豫,再朝着格蚜的嘴中看去,后面竟然还有一串,大概几十个吧!数量巨大,就算她能够飞到跟前,恐怕也没有多少力量,只能被这些泥球打落!翠微仙子身躯一阵颤抖,毅然扭转剑势,改变了飞行方向,躲过了哪一串串的泥球,咬牙重新选择了一个方向继续向这格蚜冲去!她就不相信这个怪物能有那么灵敏的变化,不料随着她身体的翻转,格蚜怪物的泥球也紧跟着改变方向,尾随她而来。更悲惨的还在后面,跟着她的泥球不说,格蚜竟然又从口中吐出了十几个,一起从翠微仙子的前方袭取,这下她后有追兵,前有阻拦,真是无路可逃!田留功见状,连忙放了一个天雷劫,直接就击在格蚜的身体上面!“轰隆”一身,正中格蚜的脑袋上面,随即它的身体上也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电光火花儿,就连它哪会儿吐出来的泥球,竟然也带上了电,表面上“滋滋”的作响。翠微仙子乘着这个机会,也已经顺利的逃出了泥球的包围中,那些追赶她的泥球都落人了沼泽中。当她回头看格蚜怪兽的时候,格蚜正在挣扎,被田留功的天雷劫击中,没有什么会好受!想当初连一座假山都瞬间土崩瓦解,何况是血肉之躯呢。格蚜怪兽竟然没有立刻死去,扬起脖子发出一声高昂的激烈吼叫声音,响彻了云霄!它的哪个超常的脖子,果然是聚集力气的好东西,虽然头颅不大,但是发出的声音却能够传的很远。悠长的一声叫完后,它对田留功怒目而视,田留功看出它红彤彤的小眼睛放射出来的仇恨之意,竟然神情有些恍惚,暗想自己这是在干什么?想到这里不由浑身冒冷汗,却没有想到格蚜竟然趁着这个时机,又从口中吐出了一个泥球,这个泥球不像是从肚子里面新生出来的,比刚刚袭击过翠微仙子的小的多,而且泛着金黄色,快的只能模糊看见一个影子,朝着田留功打过去!“小心!”雏凤仙子看着呆立在空中的田留功,连忙出言提醒道,可是田留功好像没有听见一样,依旧失魂落魄的浮在原来的地方,一动不动看着迎面飞去的金色小球!“格蚜的眼睛有问题!”雏凤仙子马上醒悟到了什么,可是她现在距离田留功还有很远的距离,眼见金色的小球飞向了田留功,可是却没有能力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,只能眼睁睁看着田留功即将被打中!正在那时,翠微仙子从旁边窜过来,一把将楞在哪里的田留功推开!田留功只觉得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,仿佛刚刚跌入了深渊一样,他努力的拨开了眼前的黑雾,耳边却听见一声清晰的惨叫声音,却是翠微仙子的声音,他最为熟悉不过了。田留功连忙扭脸去看,翠微仙子的身躯已经像是树叶一样慢慢的从空中飘落,他连忙翻身去接住了她,滑翔而行,落在了雏凤仙子的身边,眼睛里面看到的是嘴角流着血渍的翠微仙子!田留功手足无措,当翠微仙子那幅柔软的身躯软绵绵的落在自己的手中的时候,他心疼异常,呼吸在哪一刻都变得艰难起来,魂魄好像逐渐的在远离自己的身体一样,甚至这里的情景都仿佛不是真是的,恍惚中他将翠微仙子的身体轻轻放在了地上,突然抬头流着眼泪对着雏凤仙子吼叫道:“快点来救救她,她怎么了?快点……”这一切的变化都太快,快的超过了人的反应速度,思维在哪个时候好像停顿了一样,雏凤仙子也是茫然失措,直到听见田留功撕声裂肺的呼喊声才醒悟过来,连忙俯身下去查看翠微仙子的伤势!翠微仙子此刻嘴角往外面不停的流着血,背上也全是血迹,已经将整个衣服都渗透了,鲜红的血液格外的刺眼,田留功看看自己的手,上面沾满了翠微仙子的鲜血!他慌忙撕扯自己的衣服,并且想用手阻止翠微仙子身上伤口的血继续往外面流出来,可是却怎么都完全封不住,按在这个地方,别的地方就会流血!他恍惚中不停的移动自己的手,当发现无法阻止翠微仙子身上继续往外面流血的时候,焦急的恨不得咬自己一口!“田留功,别这样,快点给她吃一颗还魂丹!我来处理她的伤口,你冷静一点儿!”雏凤仙子鼻子一酸,但还是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流下来,慌忙从自己的包袱中拿出了疗伤的药物,快速的撕开了翠微仙子背部受伤地方的衣服,将自己拿出止血的药物连瓶子一起倒在了上面!这种药物都是非常珍贵的疗伤之物,碰到血液之后立刻凝固起来,在伤口处形成一层薄膜,阻住了鲜血往外冒。田留功被雏凤仙子这么一提醒,也从迷茫中恢复了一些,闻言离开大力的撕破自己身上的口袋,从里面掏出了药物,却因为颤抖的手将它们都洒在地上!“都是我的错,我在哪个时候怎么还要发呆,如果她不是救我的话,也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!”田留功看着雏凤仙子已经从地上捡起了还魂丹喂给了翠微仙子,失声痛苦的流着眼泪说道。“不能怨你,你也不想这样是不是?我们都不想这种事情发生,可是它就是发生了!你不要太难过,还是快点看看怎么样把翠微师妹救醒来才是!”雏凤仙子说话的语气不由的加重了,生命对于她来说已经太久没有经历死亡了,看见翠微仙子躺在地上呼吸微弱,突然之间竟然似乎有些明悟到了什么,却又不是特别的清晰,难以勾画出来。田留功扶起了翠微仙子的身体,抱着她急促的呼唤道:“翠微,快点醒醒,你不能有事!快点醒来吧,你要什么我都会答应,什么都可以!”“师妹,你睁开眼睛,别睡觉,坚持住!”雏凤仙子也带着哭腔在翠微仙子的耳边呼唤道,不时的看着她的脸上,试图想找到她苏醒的迹象。翠微仙子听到他们两个轮流着急的呼叫声音,眼皮在跳动几下之后终于艰难的睁开了,看见自己被田留功抱在怀里,脸上马上显露出来一抹微红,旋即便想挣扎着起来,却只是扭动了几下身体,最终还是无力的倒在田留功的怀里面。

原标题:4月30日外汇交易提醒

,,香港内部免费资枓